留下的 是像肌本奢一样的好品牌

 护肤品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13 21:59

  “瘾”到底是什么?人为什么会对某种物质或某种体验成瘾?我们有可能真正摆脱各种形式的“瘾”吗?

  人生值得追逐的东西有很多,但在欲罢不能的“瘾”中,有人欢喜,有人醉心于此,但也有人饱含无奈——因为,她们的这种“瘾”是由人为精心设计出来的,其背后折射出来的是一个企业,乃至一个行业的道德沦丧。

  多年前的中国美妆行业,用百花齐放来形容并不为过,各种各样的护肤品喷涌而出,市场良莠不齐。无论是医美、美甲美睫店、或是排毒养生,甚至一大批网红、白领、学生、宝妈等都义无反顾的往里面冲,试图抢食一杯羹,而反观消费者呢?

  她们可能正窃喜于自己抢到了一盒促销补水面膜,或热衷于跟好友安利昨晚那款用完就立马白了N个度的美白滋润面膜。但这些神奇的面膜真有这么好用吗?

  直到后来,很多违规添加的消息被接连爆出,我们才发现面膜是激素添加的重灾区。那些长期使用糖皮质激素美白面膜的女性,大多患上了激素依赖性皮炎,俗称激素脸。

  尽管她们在使用这些激素面膜时,可以快速达到抗炎、祛痘、退红、1小时美白的目的。但长期使用的结果,却是激素抑制了她们肌肤的新陈代谢。只有老的角质层脱落,却没有新的角质层细胞来补充,久而久之,皮肤的角质层就越来越薄,各种皮肤问题开始出现......

 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,“瘾”的存在,就在于它还会在无形中逼迫着你继续使用。

  当有一天,她们停用了这些含有激素的面膜,换成安全的产品后,人体自身的“戒断”排毒在脸上爆出了很多痘痘。但她们怀疑新的产品不好,又“兴致勃勃”的换回了含有激素的面膜,于是“症状”立刻减轻,自己也在激素的坑里越陷越深。

  见证了一切的曾乙晴女士,就曾因为封闭性爆痘而饱受困扰,最严重的那一年,她24小时口罩形影不离,只是为了遮挡她那张饱受摧残的脸。

  正是因为亲身经历了这一切痛苦,曾乙晴女士才明白了一款好的护肤品对女人而言究竟有多重。,她下定决心创业,想真正靠自己生产出一款高质量、有保障的安全护肤产品,把广大的女性同胞“拉出深渊”。由此,揭开了创立肌本奢品牌的序幕。

  打破过去几年国货埋下的“低质量”刻板印象,是曾乙晴女士创立“肌本奢”要迈过的第一道槛。

  为了生产出一套好的天然护肤品,“肌本奢”的专家团队曾跑遍了德国、西班牙、法国、葡萄牙、日本等众多国家的大牌护肤品生产基地,去观摩、学习它们的加工流程。尤其是大牌们在原料采购、灌装包装、存储出货、质检备案、物流配送等各个环节的要求和标准,更是“肌本奢”专家团队参考的重要标准。

  团队所有人都认为,寻根溯源的去找寻优秀的经验,不仅是一个品牌找到本我“灵魂”的过程,在现实意义上,也更加方便为未来“肌本奢”的产品线和新品研发打下基础。

  但另一方面,接近大牌并不代表自己能产生大牌,接近财富也不代表拥有财富。对曾乙晴女士和科研团队的人来说,学习别人的东西和流程只是为了让自己少走弯路,但核心的工艺,依旧只能靠自己去摸索。

  为此,待回国的专家和团队其他人员,“肌本奢”的专家们便不分日夜的开始组建各自的项目小组,奔走在各大城市的机场火车站,没日没夜的考察,只为获取最好的产品原料。在生产过程中,也是不断改良配方,经过了无数次的临床试验后,才研发出了肌本奢的素颜养护系列产品。这套针对年轻人的有效护肤方案中,包含了洁面泡沫、焕然喷雾、植萃素颜乳、睡眠面膜等多款产品。

  曾乙晴女士表示,这些产品都是坚持不添加化学合成剂、不添加紫外线吸收剂、不含酒精的天然有机护肤品,她希望通过肌本奢向广大的女性同胞传递一个信念,“还原每一个人肌肤本色”。

  她说:“现在,大家都说美业创业难,但实际上是因为行业越来越专业化,越来越精益求精,看来是在洗牌,实际上是在淘汰,淘汰掉那些不好、浮躁的人和企业,留下的是像肌本奢一样的好品牌,创业的真正危机也不是经济危机,而是道德、信仰、价值观危机!

  突破传统的标签,无论是最初想要生产好产品的决心,还是后来真正为生产肌本奢付出的行动,曾乙晴女士都在践行极致的思考。

  曾乙晴女士表示自己有一种“野心”,她也想把肌本奢这个品牌做大做响,让更多人记住肌本奢和曾乙晴女士这几个字背后所代表的一颗“还原肌肤本色”的决心。

  因此现在她自己也在积极拓展社交新零售渠道,并与专业的服务机构合作,试图通过全新的新零售渠道拓展新的版图,让肌本奢在成为一线国货品牌的道路上更近一步......